2024年4月15日(周一),欢迎您登陆本站!
浙江大学全国干部教育培训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 现场教学

浙江的特色小镇发生了哪些演化变迁?今后又该走向何方?

发布日期:2023-07-14 点击次数:242次

       7月13日下午,云栖小镇,浙江特色小镇建设工作现场推进会在这里举行。

       时针拨回2014年,时任浙江省省长李强在调研云栖小镇时,曾提出“让杭州多一个美丽的特色小镇,天上多飘几朵创新‘彩云’。”此后,特色小镇这一创新模式,走出浙江、奔涌全国。

       今天,站在特色小镇发轫的土地上回看,浙江的特色小镇发生了哪些演化变迁,今后又该走向何方?记者在现场了解到,浙江将全力打造特色小镇升级版。

       01 小镇撬动大转型

       特色小镇,以“特”为姓,以“镇”为名,相信不少人或多或少听说过,但其背后的发展深意,却未必能理解深刻。

       会上公布的一组数据,或能展示特色小镇强大的生产力:

       2022年,浙江特色小镇总产出达1.98万亿元,集聚了一大批数字经济、高端装备制造等高附加值、高成长性企业;完成固定资产投资(不包括住宅和商业综合体项目)1356.5亿元,镇均9.4亿元。

       从2014年特色小镇概念首次被提及,到2015年浙江推动特色小镇建设,浙江特色小镇的建设发展,一直都和浙江经济所处的环境密切相关。

       浙江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院长、教授张蔚文,一直从事特色小镇的研究。

       她回忆道,浙江是资源小省,发展空间稀缺,而当时产业投资低、小、散现象突出,推进经济转型升级必须要有新办法、新手段,“仅占地3平方公里且具备创新能力的特色小镇,正当其时”。

       可以说,特色小镇的诞生,承载的是以产业的有效投资推进浙江的产业经济转型的大课题,是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破除供给约束的新实践。

       经过八年多的建设,当前浙江已经拥有80个命名小镇和65个创建小镇。不少特色小镇,也已成为满载高质量发展想象的地方——

       曾经是传统工业园区的云栖小镇,现在在数字经济的赛道上高歌猛进,2022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为98.8亿元,增速达50.2%;

       位于杭州余杭的梦想小镇,整合人才、项目、资本、孵化器、中介机构等各类要素,累计引进B12良仓太炎众创空间、万骏孵化器等55个各具特色的“种子仓”,引进创业项目2936个,集聚创业人才23685名,成为创新创业者的乐园;

       德清地理信息小镇,从无到有,从有到优,全力打造全球地理信息产业集聚高地、全球地理信息创新策源地……

       02 高标准护航高质量

       “特色小镇是一本‘好经’,关键看你怎么念。”在张蔚文看来,特色小镇是小引擎却有着大功率,但向好发展的前提是有特色产业。

       这一初心,没变。会上,浙江省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再次强调,产业园区不是特色小镇,高楼大厦也不是特色小镇。

       “好经”不被念歪,需要高标准的规则护航。

       欣喜的是,特色小镇自诞生那天起,一直有一个“紧箍咒”套在头上——根据特色小镇创建工作的规则和制度设计,特色小镇创建既不是只“给牌子”,也不是一直“戴帽子”,而要经历严格的申报、评审、退出等机制。过去两年,浙江验收命名小镇38个,也淘汰了质量低下的小镇11个。

       这种强化特色产业的导向,也体现在第五、六批特色小镇的命名上。

       现场会上,作为第五批省级特色小镇之一,金华新能源汽车小镇领回了自己的牌子。

       正如小镇名字那般,这里培育集聚了零跑、今飞、康迪等规上企业23家,累计完成固定投资115亿元,特色产业投资占比达92%,高端装备制造产业产出占比达98%。

       有人会问,特色小镇机制严格、产出又高,发展较慢的地区还有机会吗?第六批省级特色小镇的缙云机床小镇,给出了示范,这也是山区26县首个成功命名的高端装备制造类省级特色小镇。

       这些年,缙云机床小镇坚持产业为基,以全县不到千分之三的土地,引育了93家、占全县三分之一的规上企业,小镇工业总产出从2016年的48亿元倍增至2022年的161亿元,年均增长24%,成为缙云生态工业发展的新增长极。

       优胜劣汰,才能确保特色小镇整体质量不断提高。

       据了解,今后浙江将加大奖优汰劣的工作力度,对考核优秀的小镇,按规定予以奖励;对命名小镇考核连续两年警告的,予以摘牌;对创建小镇考核位列后10%的,予以淘汰。

       03 迈向高质量新阶段

       从2015年特色小镇建设至今,8年时间,足以让特色小镇成长成型。在当下经济回升向好和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,特色小镇该何去何从?

       “小镇发展已进入转段迭代的关键期、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,要求我们从增量思维转向存量思维,从‘重数量’转向‘重质量’,从‘重创建’转向‘重运营’。”省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表示。下一步,浙江要打造特色小镇升级版,成为实施三个“一号工程”和“十项重大工程”的重要平台。

       这一信号,在年初就有显现。今年1月,浙江公布关于持续推进特色小镇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。

       意见提出,到2025年,浙江命名小镇总数达到100个左右,基本形成以小空间落实大战略、承载大项目、孕育大科技、试点大改革的特色小镇梯队;命名小镇特色产业产出占比和创建小镇特色产业投资占比均达到70%以上。

       在发展上,意见也提出要推动小镇从产业、功能、形态和体制机制升级。

       比如产业上,发展和引进一批具有产业链控制力与根植性的“链主”企业、行业龙头企业;功能上,建立健全特色小镇作为创新策源地、其他地区承接孵化溢出的发展模式。

       发展的过程中,难免会遇到“成长的烦恼”。这次现场会,也直面问题。比如针对发展空间不足问题,今后将允许符合条件的命名小镇根据实际需求,把规划范围从3平方公里左右拓展至5平方公里。

       而对于小镇内生出的能量,也要加大辐射。

       记者从省发展改革委了解到,通过建立健全小镇作为创新策源地、其他地区承接孵化溢出的有效机制,今后浙江将推广“研发+制造”“金融+实体”“数字+传统”“发达地区小镇+山区26县小镇”等合作模式,探索建立小镇飞地、小镇联盟。

       “培育产业、打造小镇,不可能一蹴而就,而是长期性、战略性的工作。”张蔚文说。

       值得一提的是,今后,浙江也将着力打造10个左右具有全国影响力、可与世界一流小镇(如瑞士达沃斯小镇、美国格林威治小镇等)媲美的精品小镇,把我省特色小镇的金字招牌擦得更加闪亮。

(来源:潮新闻)
 
 

 

 

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依托浙江独特优势,以干部理念、能力提升为目的,以浙江省及长三角区域创新为主线,以经济社会发展典型经验为题材,梳理新时代浙江改革发展的金名片,大力建设集中反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浙江精神、浙江模式的现场教学点500多个,包括企业类现场教学点50多个,并与一批重要的单位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。【点击查看所有现场教学点】
 
 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→